亚洲杯是中国足球检验与证明的将中国队出战亚洲杯的历史脉络就此暂告段落,根据战绩表现不难总结出中国足球在亚洲的定位:中超赛事中同高水准外援较量或同队训练,对提升本土球员个人能力有着普遍的保障性作用。在高水准外援主要集中于中前场的情况下,中国球员在单兵防守乃至团队防守上都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锻炼,所面对的考验与必须解决问题的实际情况是毫无疑问的“历史之最”。

在持续多年的反复洗礼下,球员的能力与应对效果在理论上必然增进,亚洲杯这样的赛事正属于难得的考核舞台。本土进攻型球员的生存空间确实受到了外援的压制,但越显生存难度的土壤中,一旦冲破束缚也就越为茁壮,武磊在2018赛季中超联赛中斩获金靴,他此前连续五个赛季本土射手王(并且入球数据逐年攀升)的走势表明这次斩获金靴不是偶然的,武磊27粒联赛入球创造了本土球员单赛季入球数的历史新纪录,结合他在众多高水准外援竞争环境中脱颖而出的深刻印象,可以说武磊这把进攻利器的锐利程度已接近中国足球“史上之最”的高度。武磊之外,还有其他数位球员突出着成长成果与稳定走势。中国足球发展史中从来不缺乏出色门将,联赛中常年“禁用外援门将”进一步确保了本土门将的成长,此前多个赛季中,曾诚、王大雷与颜骏凌等人就在门将位置上形成了持续的激烈竞争,评定其中最佳对球迷来说颇具难度,而在2018赛季中颜骏凌的醒目提升通过助上港夺冠形成了充分论证。现在不能盲目判断颜骏凌已达到门将历史最高高度,但其在竞争环境中的发展轨迹、得到充分历练并转化出醒目成果的程度已接近历史之最。

也比如特点鲜明、状态稳定、随经验丰富而放大场上实效的于汉超,更比如有着“亚洲足球先生”这醒目标签的郑智,他的竞技水准与“常青”在国足历史上确实可用“史上之最”来总结。2015年亚洲杯后,中超联赛继续醒目发展,同恒大竞争的球队在变化中增加了数量,在外援带动下本土球员得到了持续历练。刚刚结束的2018赛季中,上港终结了恒大连冠走势,鲁能与国安两队也在相当长时间内放大着争冠格局,这些表明着中超发展成果的积极信号,正是国足在亚洲杯上力争佳绩的关键利好,是不可或缺的重要条件。池忠国、金敬道等在2018赛季中表现出色且具备极高呼声的球员在国足站稳位置,并在亚洲杯之前的关键热身赛中打出较好表现,就是在球员个体层面上进一步论证着上述关联。确实,中国队并没有成为过亚洲的招牌性球队,或者说是最能代表亚洲水准的球队,但在漫长周期内中国队都是亚洲足球不可忽视的重要力量,可以客观定义为“传统强队”。从两次获得亚军的具体情况看,亚洲杯更对应着国足历史水准的相对高点。

1984年亚洲杯上,以贾秀全包揽“最佳球员”与“金靴奖”为代表,中国队球员个体水准与整体实力显而易见;2004年本土亚洲杯,更有着国足征战2002世界杯的关键背景,从球迷舆论普遍认可的“97黄金一代”到出战02世界杯,再到04亚洲杯拿到亚军,事实充分说明着当时中国队球员个体能力与整体竞争力,从战绩表现上体现的非常生动并清晰。在亚洲杯战绩能总体对应国家队水准的大视角下,中国队将通过本届亚洲杯而展示出客观水准,这是很令人期待的看点,反过来说也突出着国足力争佳绩的现实意义。那么国足打出出色表现的可能性有多大?就像两次获得亚军时均客观对应着中国足球水准,国足在亚洲杯上的灰暗时段显然也是有着客观背景,同中国足球联赛在甲A纪元末期所逐步放大、进入中超纪元后越发肆无忌惮的种种问题直接相关,从黑哨、官哨到内定哨,从假球、赌球到派系做球,再到青少年球员选拔培养的乏力甚至腐败等,中国足球联赛无法确保生命力,中国足球也就失去了向前发展的活力与动力,极其令人痛心,却又尽显因果必然。经历了中国足坛的反腐扫黑后,近些年的中超联赛涌现出了打破过往阴霾的醒目带动者。

逐步带动了联赛的竞争激烈度,真实的比赛重新增多,高水准外援的大量引入,比赛水准的提升,等等,令中超联赛重新焕发出生命力,在亚洲杯战绩上的客观对应就是中国队在2015年亚洲杯上重现提升之势。小组赛阶段史无前例地取得3连胜,1/4决赛阶段0-2负于最终夺取冠军的东道主澳大利亚。所攀登到的高度又能有多高?目前能够确认的是,国足已形成了多个力争佳绩的条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