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是中国职业联赛的重要启蒙

1994年开赛前几个月,足协掌门人王俊生急得彻夜难眠,足协有人提出:“找体委计划财务司先借,联赛完了再还。”1200万美元终于在后来陆续拨到中国足协的帐号上,那在当时真是一个难以想象的天文数字。可就在两年多后的一个晚上,王俊生接到许放心脏病猝死的消息,他伤感之极,从始至终料理了战友的丧事,当太平间护工给许放的遗体细心地清洗了一遍。

当许放的遗体穿好衣服被放在冰柜里时,王俊生和许放的家人一起痛哭了一场。严格地讲,中国职业联赛就是从日本那里取经后火速开启的。之后日本足球足球连续6次冲进世界杯,20多年来中国足球界去学习最多的国度是日本,因为同属亚洲,身体、文化相近,而与日本大相径庭的是中国足球始终踏步不前甚至倒退,而频繁的不停顿的去日本学习从未停止,日本同行提出过这样一个不解:你们总是不停地来学习呢,可我们发展自身足球的做法始终没有变过。王俊生紧皱眉头:“赛完了若还不上岂不拿纳税人的钱打水漂?万万不能这样!”王俊生突然想起维拉潘前不久曾经告诉他:“日本足协去年搞起职业联赛,他们投入了1200万美元。”

他找足协副主席许放和孙宝荣商量,决定马上飞赴日本,取回邻国的火种。那一次考察使他们眼界大开,混沌的思路一下子清晰了。他们终于找到了IMG、ICL两大中介公司,在当时几乎没有人知道他们是国际知名的中介公司。一旦知道他们可以用中国的联赛“扎”来这么多钱时,有些人的农民意识又抬头:“这钱咱们来赚不好吗?何必让他们划走一大批。”王俊生、许放对此置之一笑,都快要饭了还在喋喋不休!谈判小组内有压力,外有困难,谈判进行得非常艰难,讨价还价、拍桌子瞪眼、声言破裂几度发生,熟谙外语的许放与对方进行了3个月的“礼尚往来”,许放也每天都向王俊生汇报。

谈判接近尾声,王俊生发现许放眼内有红红的血丝,他关切地说:“老许,你昨天睡了几个小时?”90年代初,中国足球甲级联赛玩儿不下去了,那一年中国足协得到的拨款只有区区的100万,还不如今天中甲一个主力球员的收入,要命的是为了让健力宝少年队留学巴西和给女足经费,足协的帐面已经近乎零,职业联赛无从谈起,弄不好将会“开天窗”。许放打起精神说:“有两三个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