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有必要坐下来进行一场谈话维特尔仍然认为自己在勺子弯的动作并没有太过激进,他也不同意在知道维斯塔潘已经被判加罚5秒的情况下,应该选择更好的时机超车的说法。维特尔认为,维斯塔潘有足够的机会避免那次碰撞,他甚至为了让情况变得更加难以控制而延迟了刹车。他一看到我们俩并排就会松开刹车开始加速。

但我认为那是错的,我不认为他那样做就能占据那个弯道。当时他完全是看着我在驾驶,而我认为他应该看看赛道的情况,我们都应该争夺谁先进弯,然后来确定谁能够从出弯的内侧和外侧出来,你们所说的那些,你们真的承受得起等待机会的代价吗?他对记者说到,我当然不仅仅是只和他在比赛。我是在和前面的车手比赛。他的电池在放电,我看到灯在闪,我在节省自己的电池以便在通过Esses时能够离他更近。我拥有发夹弯出弯的更好路线,通过12号弯时赛车有一次发力。

使我能够与他并排,接着我们刹车,进弯。我和其他车手也有过类似的竞争,而我们就能够顺利地过弯。那里尽管不是首选的超车点,但如果你和他处在并排的位置,我认为在那种场景下,我的动作是合理的,塞巴斯蒂安-维特尔表示,他将与维斯塔潘私下聊聊后者在F1中的防守动作,不希望再通过公开媒体进行口水战。维特尔认为,维斯塔潘在上周日的日本大奖赛防守第三的时候过于激进,他们两人在第九圈勺子弯发生了碰撞。这次碰撞导致维特尔掉到了队尾。日本大奖赛的第一圈维斯塔潘还与另外一位法拉利车手莱科宁发生了碰撞。

这使得维特尔相信,两人有必要坐下来进行一场谈话。我不想最后变成塞巴这么说、维斯塔潘这么说的场景,在正确的时点,我会和他聊聊,这是我喜欢的方式。但如果你问我这些问题,我就给你这些答案,维特尔说,我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来避免接触,但他一直逼过来,我又能去哪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