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1世界里一位有着中轴意义的1977年,怀汀进入F1,在数年的工作经历后成为布拉汉姆首席技师。除此之外,怀汀也负责着F1发车灯的控制。车迷们常常能够在电视镜头上看到,当20台赛车完成暖胎圈后,怀汀按下发车灯按钮的画面。当F1出现规则纠纷和判罚疑问时,怀汀也担任着“调解员”与“决定人”。可以说在F1周末,怀汀拥有着F1的“最终解释权”。

赛季中,怀汀主导着F1技术规则的修改,并且还兼顾着F2、F3和澳门格兰披治大赛车等FIA赛事的运行。在许多人看来,身兼数职的怀汀全年几乎少有休息的时间。在过去几年里,怀汀成为了F1安全性的最大推动人之一。在1994年阿亚顿-塞纳不幸去世后,怀汀作为领军人物大幅提升了F1的安全性。特别是在F1进入21世纪后,怀汀带领F1安全小组在全球寻找能够提升比赛安全性的科技技术。其中最有名的两项推动当属HANS装置和力排众议引入的Halo保护系统。前者已经是全球所有赛车赛事的标配,而“人字拖”则在去年的比利时大奖赛上保护了夏尔-勒克莱尔的头部。在英国人的帮助下,尼尔森-皮奎特夺下了1981和1983年的F1世界冠军头衔。据墨尔本太阳先驱报报道,澳洲Supercars赛事总监、前F1车手蒂姆-席恩肯将在本周末临时出任F1赛事总监。怀汀的亲和力与决定权为简报会带来轻松的气氛,但却也同时能够高效率地完成FIA与车手之间的沟通。

从1988年开始,怀汀加入FIA担任技术总管,并且在前F1掌门人伯尼-埃克莱斯顿的帮助下在1997年成为FIA赛事总监和安全委员,负责F1大奖赛运行。在许多人看来怀汀是这一职位的最佳人选,因为“F1总管”在其担任技师时就十分擅长“钻空子”,同时也将F1的赛车设计要求与比赛规则牢记在心。因此在进入FIA后,怀汀成为F1管理方的绝对权威,并且能够很好杜绝车队通过规则漏洞“走捷径”。在当今的F1世界里,怀汀负责着赛道的验收与修改。在比赛周末,“F1最忙的人”负责比赛的运行和安全,主持着所有F1大奖赛的车手简报会。在过去几年里,怀汀成为了F1安全性的最大推动人之一。在1994年阿亚顿-塞纳不幸去世后,怀汀作为领军人物大幅提升了F1的安全性,为F1引入了HANS装置和Halo头部保护系统等安全措施。

这一消息公布后,多位车手与车队管理层通过社交媒体表达了自己的难过。夏尔-勒克莱尔说:“这一消息令人非常难过。我希望查理的家人一切都好。赛车界会想念你的,请安息。”“迈凯伦全队对于查理-怀汀的去世感到惊讶与悲痛。查理是F1围场里一位伟大的同事,他将会被后人以一位F1伟人而铭记。”迈凯伦车队写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